蔺鹤茗

【魔道祖师】番外 第二话()

“蓝湛,你这汤还有吗?”

“有。”

蓝忘机一手拿过魏无羡手上的空碗,向静室外走去,走到门槛时,像似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魏无羡说

“等着。”

魏无羡微微的点点头,向蓝忘机挥了挥手,自己盘坐在床上。

魏无羡摸了摸床边的陈情,随后拿起慢慢的放到唇边,轻轻的吹了起来,吹的正是当年在屠戮玄武洞时蓝忘机对魏无羡哼唱的《忘羡》,吹完一曲后,蓝忘机还没有来,魏无羡想起了蓝忘机对他说的话,就没有走动。

“魏婴”

“哎!蓝湛!你去哪了?”

蓝忘机从门槛跨入,慢慢走到魏无羡身边,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手中的汤不禁又打起了坏主意,看了看汤又看了看蓝忘机。

“藏……”

蓝忘机还没说完,便被魏无羡摁到了唇边,魏无羡口中的汤缓缓流入蓝忘机口中,魏无羡的双脚夹在蓝忘机的腰间,双手交叉抱着蓝忘机的脖子,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随后两人紧紧贴在一起,魏无羡口中的汤就像暖流一般缓缓流到蓝忘机口中,等魏无羡把汤全部喂到蓝忘机口中时,双唇便分开了,魏无羡依旧用不规矩的姿势抱着蓝忘机。

“你的汤好喝吗?蓝湛!”

蓝忘机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在品尝自己的汤,久久没有答话。

“你说啊!蓝湛!”

“好……喝”

魏无羡的双腿打算从蓝忘机的腰间放下,但是这一举动被蓝忘机发现了,蓝忘机就趁机把魏无羡托着臀抱了起来,动作极为怪异。

“喂!蓝湛!你咋抱我的!我又不是小孩!”

魏无羡的双手仍旧交叉抱着蓝忘机的脖子,蓝忘机比魏无羡高一个头,肩部也比魏无羡宽大许多,乍一看,确实很像一位父亲抱着自己的儿子。

“蓝湛!放开我!”

蓝忘机不仅没有理会魏无羡,反倒把魏无羡抱的更紧。

“蓝湛!”魏无羡边叫着蓝忘机的名字,边想趁机逃脱,蓝家都臂力惊人,魏无羡必然不是蓝忘机的对手,想尝试挣脱蓝忘机的魏无羡,也只好放弃,任由蓝忘机这样抱着。

“藏书阁。”

“藏书阁?你去了藏书阁?藏书阁咋了?”

蓝忘机左手一只手就托起魏无羡漫步走向静室门口,右手像似要去开门。

“喂!蓝湛!你这样让那些小辈看到你的脸面可就全无了!”

“那又如何?”蓝忘机推开了门,跨出了门槛,像藏书阁的方向走去。

魏无羡害怕蓝忘机被小辈们看见如此不雅的举动,自己便假装睡在了蓝忘机的坏中,谁知蓝忘机右手一个巴掌拍到了魏无羡的屁股上,魏无羡被蓝忘机弄的刺痛的某处忽然刺痛无比,立马大叫一声,惊到了四周的蓝氏弟子。蓝氏弟子们当然都是见过含光君的,看到含光君这样的举动,不禁有些疑惑,但又不敢去询问,只好自己咽在肚子里。

“你干嘛!蓝湛!”魏无羡用低微的声音对这蓝忘机说。

“我的道侣。”

“对!我是你的道侣但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你的脸面不要了吗?”

蓝忘机并没有理会,继续向藏书阁的方向走去,魏无羡想起来刚才装睡时的经过,便也没有在装睡了,而是安分的趴在蓝忘机的左肩上,像个孩子一样玩弄着蓝忘机的头发。

到了藏书阁门口,蓝忘机还是没有放下魏无羡,照样用右手去开藏书阁的门。进入藏书阁之后,蓝忘机依旧没有放下魏无羡。

“蓝二哥哥!放开我好嘛?”魏无羡趴在蓝忘机的肩上,用柔柔弱弱的语气对蓝忘机说,像似在撒娇。

“这里没人了。”

蓝忘机明显在对魏无羡说,撒娇无效,魏无羡也只能继续趴在蓝忘机肩上,看着玩弄蓝忘机的头发。

“那,来藏书阁干嘛?”

蓝忘机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往藏书阁内部走,走着走着像似想起来什么,对魏无羡说。

“刚才……疼吗?”

魏无羡明显知道蓝忘机是问刚才蓝忘机打魏无羡屁股那一掌疼不疼。

“当然疼!含光君!我可是你的亲道侣!别把我打的疼死了!疼死了你去干谁!”

蓝忘机的的右手慢慢靠近魏无羡的屁股,蓝忘机在上面揉了揉。

“含光君你这啥意思啊!”

“还疼吗?”

“疼!当然!不过好像揉一揉很舒服的样子。”

蓝忘机听了之后便放肆的揉了起来,魏无羡有时还发出几声喘声,表示很舒服。

忽然到一处蓝忘机停止为魏无羡揉屁股,右手伸到一本书去,拿了起来,给了魏无羡。

“拿着。”

“哦好”

蓝忘机转头向藏书阁门口走去,右手不知何时又开始揉着魏无羡的屁股,走到门口,打开门,随后继续揉着魏无羡的屁股,路边的弟子都看着含光君这不雅的举动,但是也不敢说什么,至于魏无羡,早已习惯了旁边人的眼光了,反倒对那本书起了兴趣,翻看起来。


【魔道祖师】番外 第一话[蓝湛的汤]

“啊!”一个衣冠不整,头发凌乱少年模样的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何事?”


   “没什么,我做梦了……”


  “我梦见……蓝湛你跟人跑了!”


   旁边一位身穿白衣,头上佩戴着整齐的抹额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身旁的魏无羡。


片刻后,蓝忘机说“不会……”


“嗯,蓝湛正常”


  昨夜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谈天谈地,魏无羡吃着山上打的野山鸡,喝着姑苏的天子笑,好不惬意,但是在这整场聊天里,几乎全是魏无羡在说话。魏无羡最后还是闲的无聊,最终决定给蓝忘机灌酒,猛喝了一口坛里的天子笑,然后扭头直接朝着蓝忘机一头扎去,二人唇齿相依,不久后魏无羡嘴里的酒就全部灌到蓝忘机嘴里了,蓝忘机似是醉了,看着渐渐松口的魏无羡,对他说:“再来”,这一句话震撼到了魏无羡,他没有想到蓝忘机竟然会这么热情,不知道到底是喜欢天子笑还是喜欢和魏无羡亲吻时的感受,就这样,魏无羡自己挖坑自己跳,最终一晚上没睡好。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含光君,魏前辈,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原来是思追啊,哈哈”魏无羡道


  蓝忘机走向门前回复蓝思追的话:“嗯”


  “走吧蓝湛,我们吃饭去。”


  “嗯”


  “斯——啊”


  “怎么了?”


  “我……腰疼”


  “……我去给你把饭拿来”


  “我的好蓝湛,你最好了哈哈,蓝湛我最爱你了。”


  等待蓝忘机的时候,魏无羡觉得过的十分漫长,在屋子里到处乱转,不得不承认,其实魏无羡也不过只是为了不去蓝家那么鸟都不去的食堂,食堂里要肃静,吃饭时不得发出声音,不可剩饭……,种种规矩使得魏无羡不想再去蓝家食堂吃饭,可是总不能不吃,也只能如此了。


  须臾,蓝忘机来了,蓝忘机拿着一个大木板,端着六个大碗,漫步向魏无羡走去。


  “喂!蓝湛!”


  魏无羡向蓝忘机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随后目光盯着慢慢靠近的蓝忘机以及他手中的饭菜,走到快一丈远时……


“蓝湛!当我是兔子吗?这么多菜,萝卜,青菜,啊!没有辣菜吗?”


  蓝忘机盯了魏无羡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把手中的饭菜放到了桌子上,回头走向门外。


“蓝湛?”


  蓝忘机并没有理会正在叫他的魏无羡,埋着头走出了静室。


“蓝忘机?”


  蓝忘机依旧没有理会。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


  蓝忘机已经走出静室,仍旧没有回应魏无羡。


“蓝湛?”


“含光君?”


“蓝二哥哥?”


  魏无羡呼叫蓝忘机良久,仍旧没有回应,此时的魏无羡有些担心,顺手拿起了床边的陈情,往静室门口跑去,谁知刚一出门就碰见了端着一个碗的蓝忘机。


“你……为何不在里面坐着等我”


“我害怕你跑了!”


“……”


“你手上的是什么?”


“莲藕排骨汤”


“什么?莲藕排骨汤?什么时候做的,你做的的吗?纯手工?不是买的?”


“你睡觉时我做的”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手上的那碗汤,心里暖暖的,碗并不大,于是魏无羡就一把拿过蓝忘机手上的汤,一个劲的往嘴里塞,直到塞不下时,才停止下来,慢慢的咀嚼咽下,看着剩下空空的碗,似有些不舍。


“如何?”


“好好好!特别好,就是藕在糯一点就好了。”


“嗯”


“如果我师姐做汤……”


  魏无羡说到这里便不说了,看着自己手中的空碗,眼帘捶下,漏出了自责的表情。


“世事无常,人都会分离。”


“嗯……”


“不过蓝湛,我不想再次与你分离了!”


“嗯。”


  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照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的脸上,更是照到了蓝忘机那淡淡的一笑,两人深情对视,含情脉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