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鹤茗

【渣反】当菊苣和漠北君回到魔界后

  为了打断这沉寂的尴尬,尚清华轻轻咳嗽一声,然后又肆无忌惮的作死。

“你不是说好给我做面的吗?”

  漠北君从外面拉着尚清华回来后在尚清华腿上乱撒一阵药粉后就再也没说话。

  艹,面呢?

  尚清华今天一直在分析这古古怪怪的漠北君,当然也在作死……

  他发现漠北君的耳根一直是红的,而且过了至少两个时辰,这丝红晕丝毫没有退减,反而在尚清华不断的作死话语中越来越红。

“你要吃我给你去……做”

“你会做?”算了还是我来吧!有点不放心!

“额……会”

  尚清华就躺倒了这个久违的床上,大爷般的躺姿,意思说:赶紧去吧!

  漠北君到没有任何怨言!直接冲到了……厨房……然后片刻后……

“怎……怎么做?”

“噗”尚清华又没有忍住,直直喷出了声,你妈不会做!给老子做屁的面!

  尚清华勉强忍住笑相,道:“还是我来吧!大王!”

  尚清华一瘸一拐的走到厨房,三下两下的倒腾,嗯!不愧是安定峰峰主!

  小半个时辰还没到,尚清华就又端着两个碗一瘸一拐的又迈步进来,直径向漠北君走去,把碗一个递给漠北君,一个自己拿着走到床边。

“没找到筷子,手抓吃吧!”

  说时迟那时快,尚清华都已经开吃了,手上一把一把的抓着面往嘴里塞,虽然他都不确定他放的是不是盐……毕竟这里比较……混乱(乱七八糟)

  漠北君看着眼前的尚清华不堪入目的吃相,又看了看自己碗中的面,半晌才反应过来,道

“其实有筷子……”

“噗——”尚清华嘴里的面又喷了出来,转头看向漠北君,眼中的意思就是:日尼玛咋不早点说?

  这里竟然会有筷子这种东西?而且还有面粉!盐!他妈的要不是现在饿,尚清华就会觉得自己在做梦!

  漠北君把手上如脸一样大的碗放到身边的桌子上,大步迈出门,头也不回的就出了门槛……

  我艹?生气了?不至于吧?

  尚清华放下手中面,极速向漠北君跑去,嘴中还有面,含含糊糊的喊着

“大囊(王)!大囊!”

  尚清华刚一出门就和漠北君撞了个满怀,尚清华抬头一看……

  我艹!筷子!他去拿筷子了!!!这还是漠北君吗?

“大……王?”

  漠北君没有回答他,一手拿着筷子但不影响,双手把尚清华抱到了床上坐下,然后把一双洁白无比的象牙筷递给了尚清华……

  这是象牙筷吗?妈耶不犯法吗?漠北君你咋想的?

  尚清华拿起筷子准备继续吃面,看了看漠北君见他没有动筷子的意思,但是还是拿了筷子,就问

“大王不吃吗?”

  漠北君看了看满脸油渍,嘴角还有面条的尚清华,低头回避了一下道

“吃……”

  尚清华对今天这反常的漠北君充满了警惕!莫名的警惕!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像就是要把他怎么样是的,有点不敢靠近他……

  尚清华还是没羞没臊的吃起面来,对于他自己的厨艺,他好歹还是很有把握的,不说五星级大厨,起码也是四星的!他敢保证!

  不久后漠北君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两人就把如脸盆一般大的面……吃完了……

  嗯!吃完了!

  漠北君吃完后看尚清华想要收碗,撇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什么神情……

  尚清华下意识的躲藏,拿着碗就跑了出去,可能挨打挨习惯了……可能那个眼神并不友善……

  “回来!”

  漠北君的声音在尚清华耳后想起,随后是脚步声,慢慢靠近尚清华,尚清华被漠北君一声吼吓得走不动路了,乖乖的停到了门口……

  漠北君慢慢靠近尚清华,走到尚清华的身后便停下了,然后,说……

“不许再走”

  ????????怎么感觉不对劲,这有点过于煽情了吧!

“大……王?”

  漠北君似有点害羞似又有点生气声音大了点:“我让你不许走!听到了吗?再也不许走!”

  尚清华被这突如其来的煽情话语吓住了,片刻后缓了过来,转头看向漠北君,浅浅一笑,道

“我就去放个碗……呃……顺便洗一洗?”

  漠北君浅蓝色的眼睛里闪了闪光,片刻后道

“不……不用你洗……”说话越发结巴,而且还底下了头。

  “好啊!”尚清华开始大步作死,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可是碗我还得去放啊!”

  漠北君眼中的星光又闪了闪,似有些不舍,随后道

“好……你……不许走了!”这句话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比平时漠北君说话的声音几乎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嗯”

  尚清华一瘸一拐的跑到厨房把碗放到了灶台上,又一瘸一拐的跑到了卧房内……

  天空下已经灰蒙蒙的了,月亮已经悬在了高空中,是圆月,月光在魔界异常的亮……

  “大王!该睡觉了!”

  漠北君依旧站在屋内看着跑进屋的尚清华。

  “大王,给我个枕头就好!嘿嘿”尚清华傻笑的去拿枕头,拿上就打算就地躺了,但是漠北君依旧站在那里。

  “你睡床上”漠北君漫步走向尚清华,此时的尚清华内心一万只草泥马……

嗯?我睡床上?大王呢?不会……?

  “小的睡床上您睡哪啊?”尚清华小心试探。

  漠北君看样子并没有想要回答,蹲在了尚清华躺着的那块地旁边。

  “快上床!”漠北君一声吼。

  尚清华屁颠屁颠的不顾一切的就爬上了床……的最外边,明显不想让漠北君上床……

  漠北君依旧红着个耳朵,低下头道

“再往里边一点……”

  ?????大哥你还真想和我一起睡??

  尚清华知道来者意图后立马又坐了起来,道

  “小的不敢……大王的尊……”躯还没说完,尚清华就感到了嘴上一阵清凉,漠北君像似一只很久没有吃肉的老虎一般,大肆的啃着尚清华的嘴唇,这个吻越来越深,最后尚清华没了力气反抗被漠北君按到了床上,过了很久,这个吻才终于结束,尚清华被这毫无防备的一吻吓的喘不过气来,被漠北君压在身下,急促的喘着气。

  “和我睡觉委屈你了?”漠北君没有想要从尚清华身上起来的意思,依旧双手支撑着,长发垂钓到了尚清华的鼻尖……

  尚清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反应过来,内心只有几万只草泥马狂奔……

  片刻后,道

  “没……没有,不委屈……”尚清华并不知道说了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那就听话!不许动!”漠北君本就红了耳朵,现在的脸都红了,不知道是吻的喘不过来气还是真的害羞了……

  “啊!啊?”尚清华被这话封了脑子,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可是他的力气怎么可能有漠北君大?

  漠北君开始解尚清华的衣带,解开后又开始吻尚清华,从嘴唇一路吻到了喉结,锁骨……一路往下。

  本来都尚清华还在拼命反抗,到了后来,就没有反抗了,他知道,反抗无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