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鹤茗

【渣反】当菊苣和漠北君回到魔界后

  为了打断这沉寂的尴尬,尚清华轻轻咳嗽一声,然后又肆无忌惮的作死。

“你不是说好给我做面的吗?”

  漠北君从外面拉着尚清华回来后在尚清华腿上乱撒一阵药粉后就再也没说话。

  艹,面呢?

  尚清华今天一直在分析这古古怪怪的漠北君,当然也在作死……

  他发现漠北君的耳根一直是红的,而且过了至少两个时辰,这丝红晕丝毫没有退减,反而在尚清华不断的作死话语中越来越红。

“你要吃我给你去……做”

“你会做?”算了还是我来吧!有点不放心!

“额……会”

  尚清华就躺倒了这个久违的床上,大爷般的躺姿,意思说:赶紧去吧!

  漠北君到没有任何怨言!直接冲到了……厨房……然后片刻后……

“怎……怎么做?”

“噗”尚清华又没有忍住,直直喷出了声,你妈不会做!给老子做屁的面!

  尚清华勉强忍住笑相,道:“还是我来吧!大王!”

  尚清华一瘸一拐的走到厨房,三下两下的倒腾,嗯!不愧是安定峰峰主!

  小半个时辰还没到,尚清华就又端着两个碗一瘸一拐的又迈步进来,直径向漠北君走去,把碗一个递给漠北君,一个自己拿着走到床边。

“没找到筷子,手抓吃吧!”

  说时迟那时快,尚清华都已经开吃了,手上一把一把的抓着面往嘴里塞,虽然他都不确定他放的是不是盐……毕竟这里比较……混乱(乱七八糟)

  漠北君看着眼前的尚清华不堪入目的吃相,又看了看自己碗中的面,半晌才反应过来,道

“其实有筷子……”

“噗——”尚清华嘴里的面又喷了出来,转头看向漠北君,眼中的意思就是:日尼玛咋不早点说?

  这里竟然会有筷子这种东西?而且还有面粉!盐!他妈的要不是现在饿,尚清华就会觉得自己在做梦!

  漠北君把手上如脸一样大的碗放到身边的桌子上,大步迈出门,头也不回的就出了门槛……

  我艹?生气了?不至于吧?

  尚清华放下手中面,极速向漠北君跑去,嘴中还有面,含含糊糊的喊着

“大囊(王)!大囊!”

  尚清华刚一出门就和漠北君撞了个满怀,尚清华抬头一看……

  我艹!筷子!他去拿筷子了!!!这还是漠北君吗?

“大……王?”

  漠北君没有回答他,一手拿着筷子但不影响,双手把尚清华抱到了床上坐下,然后把一双洁白无比的象牙筷递给了尚清华……

  这是象牙筷吗?妈耶不犯法吗?漠北君你咋想的?

  尚清华拿起筷子准备继续吃面,看了看漠北君见他没有动筷子的意思,但是还是拿了筷子,就问

“大王不吃吗?”

  漠北君看了看满脸油渍,嘴角还有面条的尚清华,低头回避了一下道

“吃……”

  尚清华对今天这反常的漠北君充满了警惕!莫名的警惕!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好像就是要把他怎么样是的,有点不敢靠近他……

  尚清华还是没羞没臊的吃起面来,对于他自己的厨艺,他好歹还是很有把握的,不说五星级大厨,起码也是四星的!他敢保证!

  不久后漠北君也拿起筷子吃了起来,两人就把如脸盆一般大的面……吃完了……

  嗯!吃完了!

  漠北君吃完后看尚清华想要收碗,撇了他一眼,不知道是什么神情……

  尚清华下意识的躲藏,拿着碗就跑了出去,可能挨打挨习惯了……可能那个眼神并不友善……

  “回来!”

  漠北君的声音在尚清华耳后想起,随后是脚步声,慢慢靠近尚清华,尚清华被漠北君一声吼吓得走不动路了,乖乖的停到了门口……

  漠北君慢慢靠近尚清华,走到尚清华的身后便停下了,然后,说……

“不许再走”

  ????????怎么感觉不对劲,这有点过于煽情了吧!

“大……王?”

  漠北君似有点害羞似又有点生气声音大了点:“我让你不许走!听到了吗?再也不许走!”

  尚清华被这突如其来的煽情话语吓住了,片刻后缓了过来,转头看向漠北君,浅浅一笑,道

“我就去放个碗……呃……顺便洗一洗?”

  漠北君浅蓝色的眼睛里闪了闪光,片刻后道

“不……不用你洗……”说话越发结巴,而且还底下了头。

  “好啊!”尚清华开始大步作死,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可是碗我还得去放啊!”

  漠北君眼中的星光又闪了闪,似有些不舍,随后道

“好……你……不许走了!”这句话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比平时漠北君说话的声音几乎小了不知道多少倍。

  “嗯”

  尚清华一瘸一拐的跑到厨房把碗放到了灶台上,又一瘸一拐的跑到了卧房内……

  天空下已经灰蒙蒙的了,月亮已经悬在了高空中,是圆月,月光在魔界异常的亮……

  “大王!该睡觉了!”

  漠北君依旧站在屋内看着跑进屋的尚清华。

  “大王,给我个枕头就好!嘿嘿”尚清华傻笑的去拿枕头,拿上就打算就地躺了,但是漠北君依旧站在那里。

  “你睡床上”漠北君漫步走向尚清华,此时的尚清华内心一万只草泥马……

嗯?我睡床上?大王呢?不会……?

  “小的睡床上您睡哪啊?”尚清华小心试探。

  漠北君看样子并没有想要回答,蹲在了尚清华躺着的那块地旁边。

  “快上床!”漠北君一声吼。

  尚清华屁颠屁颠的不顾一切的就爬上了床……的最外边,明显不想让漠北君上床……

  漠北君依旧红着个耳朵,低下头道

“再往里边一点……”

  ?????大哥你还真想和我一起睡??

  尚清华知道来者意图后立马又坐了起来,道

  “小的不敢……大王的尊……”躯还没说完,尚清华就感到了嘴上一阵清凉,漠北君像似一只很久没有吃肉的老虎一般,大肆的啃着尚清华的嘴唇,这个吻越来越深,最后尚清华没了力气反抗被漠北君按到了床上,过了很久,这个吻才终于结束,尚清华被这毫无防备的一吻吓的喘不过气来,被漠北君压在身下,急促的喘着气。

  “和我睡觉委屈你了?”漠北君没有想要从尚清华身上起来的意思,依旧双手支撑着,长发垂钓到了尚清华的鼻尖……

  尚清华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反应过来,内心只有几万只草泥马狂奔……

  片刻后,道

  “没……没有,不委屈……”尚清华并不知道说了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那就听话!不许动!”漠北君本就红了耳朵,现在的脸都红了,不知道是吻的喘不过来气还是真的害羞了……

  “啊!啊?”尚清华被这话封了脑子,下意识的想要反抗,可是他的力气怎么可能有漠北君大?

  漠北君开始解尚清华的衣带,解开后又开始吻尚清华,从嘴唇一路吻到了喉结,锁骨……一路往下。

  本来都尚清华还在拼命反抗,到了后来,就没有反抗了,他知道,反抗无效……


【魔道祖师】番外 第二话()

“蓝湛,你这汤还有吗?”

“有。”

蓝忘机一手拿过魏无羡手上的空碗,向静室外走去,走到门槛时,像似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魏无羡说

“等着。”

魏无羡微微的点点头,向蓝忘机挥了挥手,自己盘坐在床上。

魏无羡摸了摸床边的陈情,随后拿起慢慢的放到唇边,轻轻的吹了起来,吹的正是当年在屠戮玄武洞时蓝忘机对魏无羡哼唱的《忘羡》,吹完一曲后,蓝忘机还没有来,魏无羡想起了蓝忘机对他说的话,就没有走动。

“魏婴”

“哎!蓝湛!你去哪了?”

蓝忘机从门槛跨入,慢慢走到魏无羡身边,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手中的汤不禁又打起了坏主意,看了看汤又看了看蓝忘机。

“藏……”

蓝忘机还没说完,便被魏无羡摁到了唇边,魏无羡口中的汤缓缓流入蓝忘机口中,魏无羡的双脚夹在蓝忘机的腰间,双手交叉抱着蓝忘机的脖子,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随后两人紧紧贴在一起,魏无羡口中的汤就像暖流一般缓缓流到蓝忘机口中,等魏无羡把汤全部喂到蓝忘机口中时,双唇便分开了,魏无羡依旧用不规矩的姿势抱着蓝忘机。

“你的汤好喝吗?蓝湛!”

蓝忘机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在品尝自己的汤,久久没有答话。

“你说啊!蓝湛!”

“好……喝”

魏无羡的双腿打算从蓝忘机的腰间放下,但是这一举动被蓝忘机发现了,蓝忘机就趁机把魏无羡托着臀抱了起来,动作极为怪异。

“喂!蓝湛!你咋抱我的!我又不是小孩!”

魏无羡的双手仍旧交叉抱着蓝忘机的脖子,蓝忘机比魏无羡高一个头,肩部也比魏无羡宽大许多,乍一看,确实很像一位父亲抱着自己的儿子。

“蓝湛!放开我!”

蓝忘机不仅没有理会魏无羡,反倒把魏无羡抱的更紧。

“蓝湛!”魏无羡边叫着蓝忘机的名字,边想趁机逃脱,蓝家都臂力惊人,魏无羡必然不是蓝忘机的对手,想尝试挣脱蓝忘机的魏无羡,也只好放弃,任由蓝忘机这样抱着。

“藏书阁。”

“藏书阁?你去了藏书阁?藏书阁咋了?”

蓝忘机左手一只手就托起魏无羡漫步走向静室门口,右手像似要去开门。

“喂!蓝湛!你这样让那些小辈看到你的脸面可就全无了!”

“那又如何?”蓝忘机推开了门,跨出了门槛,像藏书阁的方向走去。

魏无羡害怕蓝忘机被小辈们看见如此不雅的举动,自己便假装睡在了蓝忘机的坏中,谁知蓝忘机右手一个巴掌拍到了魏无羡的屁股上,魏无羡被蓝忘机弄的刺痛的某处忽然刺痛无比,立马大叫一声,惊到了四周的蓝氏弟子。蓝氏弟子们当然都是见过含光君的,看到含光君这样的举动,不禁有些疑惑,但又不敢去询问,只好自己咽在肚子里。

“你干嘛!蓝湛!”魏无羡用低微的声音对这蓝忘机说。

“我的道侣。”

“对!我是你的道侣但是你也不至于这样吧!你的脸面不要了吗?”

蓝忘机并没有理会,继续向藏书阁的方向走去,魏无羡想起来刚才装睡时的经过,便也没有在装睡了,而是安分的趴在蓝忘机的左肩上,像个孩子一样玩弄着蓝忘机的头发。

到了藏书阁门口,蓝忘机还是没有放下魏无羡,照样用右手去开藏书阁的门。进入藏书阁之后,蓝忘机依旧没有放下魏无羡。

“蓝二哥哥!放开我好嘛?”魏无羡趴在蓝忘机的肩上,用柔柔弱弱的语气对蓝忘机说,像似在撒娇。

“这里没人了。”

蓝忘机明显在对魏无羡说,撒娇无效,魏无羡也只能继续趴在蓝忘机肩上,看着玩弄蓝忘机的头发。

“那,来藏书阁干嘛?”

蓝忘机并没有理他,而是继续往藏书阁内部走,走着走着像似想起来什么,对魏无羡说。

“刚才……疼吗?”

魏无羡明显知道蓝忘机是问刚才蓝忘机打魏无羡屁股那一掌疼不疼。

“当然疼!含光君!我可是你的亲道侣!别把我打的疼死了!疼死了你去干谁!”

蓝忘机的的右手慢慢靠近魏无羡的屁股,蓝忘机在上面揉了揉。

“含光君你这啥意思啊!”

“还疼吗?”

“疼!当然!不过好像揉一揉很舒服的样子。”

蓝忘机听了之后便放肆的揉了起来,魏无羡有时还发出几声喘声,表示很舒服。

忽然到一处蓝忘机停止为魏无羡揉屁股,右手伸到一本书去,拿了起来,给了魏无羡。

“拿着。”

“哦好”

蓝忘机转头向藏书阁门口走去,右手不知何时又开始揉着魏无羡的屁股,走到门口,打开门,随后继续揉着魏无羡的屁股,路边的弟子都看着含光君这不雅的举动,但是也不敢说什么,至于魏无羡,早已习惯了旁边人的眼光了,反倒对那本书起了兴趣,翻看起来。


【魔道祖师】番外 第一话[蓝湛的汤]

“啊!”一个衣冠不整,头发凌乱少年模样的男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何事?”


   “没什么,我做梦了……”


  “我梦见……蓝湛你跟人跑了!”


   旁边一位身穿白衣,头上佩戴着整齐的抹额的男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身旁的魏无羡。


片刻后,蓝忘机说“不会……”


“嗯,蓝湛正常”


  昨夜魏无羡拉着蓝忘机谈天谈地,魏无羡吃着山上打的野山鸡,喝着姑苏的天子笑,好不惬意,但是在这整场聊天里,几乎全是魏无羡在说话。魏无羡最后还是闲的无聊,最终决定给蓝忘机灌酒,猛喝了一口坛里的天子笑,然后扭头直接朝着蓝忘机一头扎去,二人唇齿相依,不久后魏无羡嘴里的酒就全部灌到蓝忘机嘴里了,蓝忘机似是醉了,看着渐渐松口的魏无羡,对他说:“再来”,这一句话震撼到了魏无羡,他没有想到蓝忘机竟然会这么热情,不知道到底是喜欢天子笑还是喜欢和魏无羡亲吻时的感受,就这样,魏无羡自己挖坑自己跳,最终一晚上没睡好。


  “咚咚咚”外面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含光君,魏前辈,早膳已经准备好了。”


  “原来是思追啊,哈哈”魏无羡道


  蓝忘机走向门前回复蓝思追的话:“嗯”


  “走吧蓝湛,我们吃饭去。”


  “嗯”


  “斯——啊”


  “怎么了?”


  “我……腰疼”


  “……我去给你把饭拿来”


  “我的好蓝湛,你最好了哈哈,蓝湛我最爱你了。”


  等待蓝忘机的时候,魏无羡觉得过的十分漫长,在屋子里到处乱转,不得不承认,其实魏无羡也不过只是为了不去蓝家那么鸟都不去的食堂,食堂里要肃静,吃饭时不得发出声音,不可剩饭……,种种规矩使得魏无羡不想再去蓝家食堂吃饭,可是总不能不吃,也只能如此了。


  须臾,蓝忘机来了,蓝忘机拿着一个大木板,端着六个大碗,漫步向魏无羡走去。


  “喂!蓝湛!”


  魏无羡向蓝忘机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随后目光盯着慢慢靠近的蓝忘机以及他手中的饭菜,走到快一丈远时……


“蓝湛!当我是兔子吗?这么多菜,萝卜,青菜,啊!没有辣菜吗?”


  蓝忘机盯了魏无羡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后把手中的饭菜放到了桌子上,回头走向门外。


“蓝湛?”


  蓝忘机并没有理会正在叫他的魏无羡,埋着头走出了静室。


“蓝忘机?”


  蓝忘机依旧没有理会。


“我吃我吃还不行吗?你别生气了!”


  蓝忘机已经走出静室,仍旧没有回应魏无羡。


“蓝湛?”


“含光君?”


“蓝二哥哥?”


  魏无羡呼叫蓝忘机良久,仍旧没有回应,此时的魏无羡有些担心,顺手拿起了床边的陈情,往静室门口跑去,谁知刚一出门就碰见了端着一个碗的蓝忘机。


“你……为何不在里面坐着等我”


“我害怕你跑了!”


“……”


“你手上的是什么?”


“莲藕排骨汤”


“什么?莲藕排骨汤?什么时候做的,你做的的吗?纯手工?不是买的?”


“你睡觉时我做的”


  魏无羡看着蓝忘机手上的那碗汤,心里暖暖的,碗并不大,于是魏无羡就一把拿过蓝忘机手上的汤,一个劲的往嘴里塞,直到塞不下时,才停止下来,慢慢的咀嚼咽下,看着剩下空空的碗,似有些不舍。


“如何?”


“好好好!特别好,就是藕在糯一点就好了。”


“嗯”


“如果我师姐做汤……”


  魏无羡说到这里便不说了,看着自己手中的空碗,眼帘捶下,漏出了自责的表情。


“世事无常,人都会分离。”


“嗯……”


“不过蓝湛,我不想再次与你分离了!”


“嗯。”


  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照到了魏无羡和蓝忘机的脸上,更是照到了蓝忘机那淡淡的一笑,两人深情对视,含情脉脉。